疯帽家的爱丽丝兔

【384角色乱炖】格蕾丝的玩具们(补档)

*托马斯《政坛野兽》,吧唧《美国队长》,安德鲁和妮娜《黑天鹅》,布莱尔《绯闻女孩》Queen B,布莱恩《热浴盆时光机》,卡特《绯闻女孩》,兰斯《铜牌巨星》,格蕾丝、杰弗森《童话镇》,却斯《魔界契约》,其他都是包子的一些角色

*挑了几张玩具的大致形象图放在最后了


*日常卖杰弗森x却斯安利



托马斯是个垂耳兔公仔,他有着白色的绒毛,圆滚滚的大头(甚至比他整个身体还大上一些),一双闪亮的黑色玻璃眼睛,脸上飘着两片红晕,单独看的时候既害羞又可爱。实际上,托马斯有整整75cm高,庞大的尺寸和别具一格的大头都让他在玩具堆里面格外显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托马斯都是格蕾丝最喜欢的玩具,也因此他被推举为玩具堆里的玩具王。

玩具王的工作在托马斯看来非常简单,只要每次在格蕾丝来之前挥舞着他手里的小胡萝卜把玩具们赶到应有的位置就好了,虽然卡特和兰斯这对茶米猫抱枕兄弟经常故意的给他制造一些困难,但是托马斯可从不为此担心,要知道卡特和兰斯加起来也就只有60cm高,即便他们有时试图叠在一起制造出一种跟托马斯平起平坐的气势,托马斯也只要用自己的大头一撞,他们就会立马跌成了一团。

自从被格蕾丝带回家,托马斯就牢牢占据着玩具王的位置,一直以来都过得非常舒心,他不曾担心过失宠之类的问题,对于一个10岁的小姑娘来说,一个有她一半身高的玩具可是无法忽视的。

但是,孩子的世界总是喜新厌旧的,对此常年躲在角落里的八音盒小人安德鲁可是非常有发言权。

“我以前可是格蕾丝最喜欢的玩具了,我和我的舞伴妮娜总是伴随着齿轮转动翩翩起舞,格蕾丝几乎不能把她的眼睛从我们身上挪开。”安德鲁对着每个新来的小伙伴都这么讲。

“后来呢后来呢?”新人们总会好奇地追问。

“后来……”安德鲁难过地低下了头,“有一次搬家的时候,一个粗手粗脚的搬运工把我们摔在了地上,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我的舞伴妮娜了,格蕾丝非常难过,以至于再也不愿意打开我了。”

新来的玩具们纷纷发出了一声叹息,徒劳地安慰着安德鲁:“不要担心,还有我们陪着你呢。”

托马斯从未将安德鲁的话放在心上,但是他被取代的一天也终于到来了。

那是一个2米3高的超大号泰迪熊。

从托马斯离开玩具商店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玩具了。

格蕾丝几乎是艰难地拖着这只巨大的棕色卷毛熊进了房间,一靠近床就用尽所有力气把泰迪熊扔了上去,巨大的卷毛熊一下子占据了整张床,把托马斯压在了下面,紧接着,格蕾丝也躺在了卷毛熊的上面。

“噢,吧唧,你真是太重了。”格蕾丝感叹道,然后便抱着吧唧熊的一只胳膊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格蕾丝去上学的时候,托马斯终于可以跟新来的大熊交流了。

“你,新来的,从我身上爬起来。”托马斯心情不爽地指挥道。

吧唧熊好脾气地坐了起来,庞大的身体在托马斯以及一众玩具身上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天哪,他真的是太大了。”套娃三兄弟异口同声道,他们是格蕾丝的爸爸从俄罗斯带回来的,格蕾丝给他们分别起了名字,马丁、西蒙和约翰尼,然后把他们摆成了一排展示,在托马斯看来,他们一点都没有独立的思维,因为他们说起话来总是同声共气的,但此时的托马斯还是很同意他们说法的,这只熊真是太大了。

“嗨,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巴基·巴恩斯,产自俄罗斯,你们可以叫我吧唧。”大棕熊友好的向大家招了招手。

“我们的老乡!”套娃三兄弟一下子就忘记了刚刚对于大熊的恐惧,热情地围到了吧唧的旁边。

“一个俄罗斯来的傻大个。”卡特用胳膊捅了下兰斯,俩只茶米猫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咯咯笑了起来。

其他玩具倒是没有猫兄弟的刻薄,在发现吧唧非常温和友善之后,叽叽喳喳地开始问起了各种问题。

“你也是格蕾丝的爸爸买回来的么?”

“你售价多少?”

“现在市面上最受欢迎的玩具是什么?”

“你是最大个的玩具么?”

“你是哪个店面出售的?”

“……”

吧唧熊耐心地回复着一个个玩具,玩具们在听到自己熟知名词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地高声惊叹一声。

“天哪,你也是从戈登先生的店里来的!”锡兵布莱恩开心地指挥着自己的小马绕着大熊跑了一圈。

“芭比娃娃果然还是最受欢迎的玩具!”布莱尔骄傲地抬起了头,她是个漂亮的芭比娃娃,买回来一年了,格蕾丝很喜欢她,总是给她做各式各样的小裙子,布莱尔也总是让玩具堆的大家叫她公主殿下。

托马斯可不关心这些,他挥舞着自己的小胡萝卜把眼前这些玩具都推到了一边。

“嘿!我是这里的玩具王托马斯。”托马斯仰着大脑袋对着吧唧熊说道,吧唧的体型确实给了他巨大的压力,但他是玩具王托马斯,可不能在气势上输给新来的。

吧唧熊和蔼地朝他笑了笑,然后伸出柔软的熊掌摸了摸他的大头:“你好,玩具王。”

托马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一直以来他都是最大个的,从来没有玩具能摸到他的头。

卡特和兰斯看到这一幕一起偷笑了起来,他们可是因为个头小被托马斯欺压好久了。

瞬间,托马斯感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他不由举起了自己的小胡萝卜打算跟吧唧对峙一番。

吧唧看了看托马斯和他的小胡萝卜,以为托马斯在向自己炫耀他的小胡萝卜,于是由衷地夸赞道:“你和你的小胡萝卜都很可爱。”

因为这句话,托马斯跟吧唧冷战了。

吧唧并没有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已经完全被热情的玩具们团团包围了,玩具们好奇着外面的一切。

托马斯背对着他们,独自生了一天闷气。

等格蕾丝回来的时候,玩具们已经纷纷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托马斯虽然并不是很高兴,但也只能重新回到被吧唧压着的位置。

接下去的几天,格蕾丝都围着大个的吧唧熊转悠,给他介绍着各种各样的玩具们(虽然玩具们其实已经私下互相介绍过一遍了),等到格蕾丝想向吧唧介绍托马斯的时候,她发现托马斯不见了。

此时的托马斯已经被吧唧压在底下好几天了,格蕾丝在房间里找了一阵,始终没想到翻开吧唧看一看,只能有些郁闷地等着“有些东西不去找反而会自己出现”这个定律起作用。

但托马斯可没有耐心等下去,他一直是个备受宠爱的毛绒玩具,这几天的孤单几乎是要了他的命了。

于是这一天,托马斯在玩具们的聚会之后,偷偷地把自己压在吧唧熊的脸上。

“托马斯你摆错位置啦。”陶瓷小人肯特对托马斯喊道。

托马斯假装没听见,牢牢地压着吧唧,吧唧小声地提醒了他两句,也没有得到回应。

格蕾丝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托马斯,她有些疑惑,但托马斯出现了总是好的,于是便高兴地拉着托马斯玩了一次家家酒。

托马斯满足地重新获得了格蕾丝的关注,然而,在格蕾丝离开之后,他立马受到了玩具们的批判。

“托马斯,你没有遵守规则。”克里斯算是这里呆的最久的玩具了,理论上他甚至不能算格蕾丝的玩具,他是最早推出的一代太空人系列手办,以前属于格蕾丝的爸爸,在玩具堆里一向很有威望。

托马斯别扭地转过了头,并不回答他,用沉默应对着玩具们的不安。

“托马斯,你犯错了哦。”卡特和兰斯幸灾乐祸地戳了下托马斯的屁股,但是托马斯依然没有回应。

玩具们对视了几眼,开始有些忧心忡忡。

“托马斯,你再这样我们就不让你当玩具王了哦!”布莱尔提高了音量喊道,“我们不要理你了哦!”

托马斯把自己的大头埋进了被子里,拒绝理会玩具们的窃窃私语,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格蕾丝一个不在意地把托马斯放在了哪个边边角角,托马斯就会自己跑到显眼的位置呆着,玩具们都生气于他这种行为,渐渐地不再跟他说话。

托马斯为此很伤心,吧唧甚至撞见了几次他偷偷地扯自己的小胡萝卜发泄,但是每当吧唧想接近他安慰他一下的时候,他又挥舞着他的小胡萝卜把吧唧赶走了。

我才不需要这些虚伪的关心,我也不要当玩具王,我只要有格蕾丝喜欢就好了。

托马斯难过极了,却始终不肯拉下脸面去跟玩具们道歉,只能用这种想法安慰自己。

玩具们更担忧了,托马斯这种行为已经开始危及到了他们生存的秘密,他们试图使用更高压的手法让托马斯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

他们开始故意地忽略托马斯的存在,最初是托马斯不愿意回应大家,而现在却是他被孤立了。

托马斯也越来越激进,这天晚上格蕾丝的爸爸带她出门去了剧院,在努力捕获格蕾丝的目光无果之后,托马斯决定出现在他们回家的路上。

黑暗里玩具们凑在一起说着话,托马斯偷偷地拿了一根小蜡烛,跑到房间的角落点燃了蜡烛查看地图如何去剧院,他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于是看的很入神,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蜡烛已经把窗帘点燃了。

托马斯作为一个毛绒玩具,怕火的本能驱使他跑回了玩具堆里,火光伴随着托马斯的身影一下子在房间里四溢开来,玩具们都被吓坏了。

“着火啦!着火啦!”玩具们紧张地喊叫起来,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也顾不上什么玩具的秘密了,然而此时此刻家里也并没有人回应他们。

布莱尔的塑料长发沾到了一丝火星,烧掉了她一小撮金色的发尖,惹得她尖叫了起来。

布莱恩倒是不害怕,他甚至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想指挥自己的马向火光奔去:“不要害怕,尊贵的公主殿下,布莱恩骑士将保护你。”

然而布莱恩还没有跑出两步,就和布莱尔一起被一只大熊掌捞了回来。

吧唧把所有的玩具抱在怀里,连因为受到惊吓整个大头塞进被子里只露了屁股在外面的托马斯也被他拽了出来,他企图带着大家穿过房间向客厅跑去,然而火势已经向卧室的门蔓延了,他只能用左臂一边将火光挥走,一边把大家又往怀里拽紧了一点。

等跑到客厅的时候,吧唧的左胳膊已经烧掉一半了,火舌并没有停止脚步,继续朝着吧唧的肩膀前进,他内里的PP棉都裸露在了外面,原本棕色的卷毛也沾满了烟灰,变得灰扑扑的。

吧唧身体肉眼可见的减少让大家陷入了感同身受的恐慌,他们一点也不相信吧唧所说的“一点也不疼,不用担心”,在吧唧把大家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之后,玩具们都慌乱地找寻着方法试图帮他扑灭掉胳膊上的火苗,此时托马斯突然冲了出来,他使劲地把手里的小胡萝卜往吧唧胳膊上甩了几十下,在经历了几秒的手忙脚乱之后,吧唧胳膊上的火苗终于被扑灭了,托马斯的小胡萝卜也因此被烧得只剩下了萝卜叶。

灰头土脸的托马斯此时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嚎着“对不起”扑进了吧唧怀里。

等到格蕾丝和杰弗森回到家的时候,格蕾丝的卧室已经被烧得不剩什么了,幸好火并没有向其他房间蔓延,而格蕾丝的玩具们则是挤成一团窝在客厅的角落里,这让俩人都非常奇怪,杰弗森也因此坚定的认为是有人进门纵火了。

他报了警,又联系了装修公司,约定时间重新装修房子之后,无奈地给他的小男朋友打了个电话:“看来我们需要提前体验一下同居生活了。”

却斯在电话另一头有些茫然,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问:“你家我家?”

“你家。”

在格蕾丝的要求下,杰弗森把所有的玩具也带去了却斯家,很难说明却斯开门看到父女俩拖着一袋子灰扑扑玩具时的心情,他只一个劲的重复着“天哪快把这些东西都拿去洗衣室”,然后无奈地看着这袋子东西在他的客厅上留下一条深灰色的痕迹。

大部分的玩具都没受到什么损坏,芭比娃娃布莱尔的头发焦了点,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杰弗森给她修剪了一下就变成了一个时尚的新发型,陶瓷小人肯特和锡兵布莱恩有些地方烧黑了,擦一擦就又恢复了原样,垂耳兔公仔托马斯的胡萝卜烧没了,可怜兮兮地拽着两片胡萝卜叶子,杰弗森把叶子扔了,虽然这样托马斯就看起来有些空荡荡的,但也还算可爱。

最大的问题就是那只大熊吧唧了。

整只左胳膊都烧没了。

杰弗森左看右看了半天,始终想不出什么办法,于是只能把他先放在一边,把其他玩具清洗了一遍。

等第二天晒干的玩具们被格蕾丝取下来拿回房的时候,大家发现原先被放在墙边的吧唧熊已经不见了,大家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会不会是被拿去丢掉了?”本贴在雪景球的玻璃上,小心翼翼地跟大家问了一句。

“才不会!”托马斯大声地吼了句,如果不是玩具不会流泪,克里斯敢打包票这个公仔兔就要哭出来了。

卡特和兰斯看起来很想讽他两句,但被布莱尔瞪了两眼之后都默默地闭上了嘴。

托马斯闷闷不乐的转过身对着墙,大家也都不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小毛绒仓鼠利奥四周看了看,拖着自己的小被子钻进了托马斯的怀里,托马斯不敢用扯小胡萝卜的方式扯利奥,就一遍一遍地给他顺着毛。

过了三天,格蕾丝的爸爸把吧唧熊又带了回来。虽然仔细看左胳膊的颜色比其他地方淡了一点点,但是吧唧又是一个完好的熊了!更惊喜是,杰弗森在修复吧唧的地方看到了很早以前丢失的妮娜,于是把妮娜也带回家重新安在了八音盒上,安德鲁这回可高兴了,和妮娜一起为大家跳起了芭蕾舞。

托马斯诚恳地跟吧唧道了歉,吧唧给了他一个熊抱之后乐呵呵地参与到了鼓掌的玩具们中。

然而,此时如果你以为大家都欢乐的迎接了大团圆结局那就错了。

玩具堆中还是有那么一个玩具并不是很开心,他的名字叫做杰克,是一个穿着军装制服戴着军礼帽的80cm高奶茶色小熊。

当时却斯为了给格蕾丝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地去玩具店抱了只最大的棕色泰迪熊吧唧,正好赶上戈登先生店铺十周年庆,买一送一了杰克熊,然而却斯抱着吧唧熊走的时候,却完全把拿去打包的杰克熊给忘了,气鼓鼓的杰克熊在打包好的礼盒里呆了十几天,直到杰弗森去修理吧唧熊,才被戈登先生塞着带了回来。

杰克熊一脸不高兴地扫视了四周,似乎对这番吵吵闹闹并不太满意。

托马斯现在对于比他高大的新伙伴可不再是之前那种敌意满满的态度了,他友好而诚恳地跟杰克熊打了招呼:“你好,我是托马斯。”

“你好,我是杰克,你的脑袋一直都这么大吗?”杰克熊毫不犹豫地扯了托马斯的长耳朵。

托马斯惊呆了,甚至忘记了帮利奥顺毛,利奥看了看觉得眼前的形势并不太美妙,慢悠悠地从托马斯的怀里爬走了。

杰克熊并没有在意利奥的离开,反而更好奇地扯了托马斯的另一只长耳朵。

如果玩具有眼泪的话,此时托马斯的眼里一定盛满了泪水。

“我喜欢这个地方。”杰克下了结论。

从此以后,格蕾丝的玩具们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托马斯也再也没有空去思考如何吸引格蕾丝的注意了。


(完)



托马斯垂耳兔公仔


吧唧大卷毛棕熊(忽略它身上的星条旗假装这是一件普通的条纹毛衣)


卡特、兰斯茶米猫抱枕



杰克制服熊


利奥毛绒小仓鼠(假装它只有15cm高)


锡兵布莱恩



克里斯太空人手办


其他找不到好看的图自行脑补吧

评论(3)
热度(46)

© 疯帽家的爱丽丝兔 | Powered by LOFTER